阿春仔伊阿嬤

陳昇這首歌,有人覺得是在講台籍日本兵1的故事。歌詞中不但提到南洋,也提到兵仔車。阿嬤日日夜夜等著一去不回的阿公,一等就是四十年。

但依日治後期皇民化的成功,其實很多台灣人是自願當兵的,甚至用「血書」明志,表達對日本天皇的效忠。這些台灣人可能被派到中國、南洋打仗,也有可能到日本造飛機,替下一次轟炸做準備2

戰爭後活下來的人,不是留在異鄉,就是回到台灣。面對身分認同的迷惘,才剛以日本兵的身分殺敵,回過頭來卻是「台灣被光復」,該高興嗎? 更慘的是留在中國的人,他們加入國民黨軍,繼續參與國共內戰,過陣子可能成為戰俘被共產黨吸收,僥倖輾轉回台後又接受了美軍優渥的反共情蒐…

那這首歌又是在講哪個時代的故事呢?

作詞:陳昇
作曲:陳昇
編曲:周恆毅

伊站在西邊日頭落去的海岸,半邊山,攏罩在濛霧內底。
矸仔店的阿桑說,阿春仔,打算要落雨,恁阿嬤趕緊甲叫進來躲雨。
駛船的阿伯仔款款就走過來,伊說恁頭家打算是坐明天的船。
港邊的人攏漸漸在散開,淒美燈塔,黃昏的孤鳥在哪裡。

啊咱搭官仔到底是為按怎,這啦累,就連批攏不曾回。
堤防頂的兵仔兄我來借問一下,那夜兵仔車欲給我載去哪裡。

喔~阿春仔他阿嬤,喔~日日夜夜對人來問起。
阿春仔他阿嬤,喔~那個遙遠的南島在哪裡。

若不是那時大家攏真歹命,咱阿公也未出門去賺吃。
現在阿春仔咱都已經就不用驚,黑暗了後出日頭就攏未寒。

阿嬤說,阿春仔,阿嬤累了,你幫我走一趟,去海邊仔看你阿公甘有返來。
靈前下的那盞電火就不通關,你阿公若返來才未來找無路。

啊咱搭官仔到底是為按怎,這啦累,就連批攏不曾回。
那晚連包袱都不欲提,兵仔車欲給我載去哪裡。

喔~阿春仔他阿嬤,喔~日日夜夜對人來問起。
阿春仔他阿嬤,喔~那個遙遠的南島在哪裡。

阿嬤你現在就不免驚,阮阿公有帶話說伊現在真快活。
咱現在大家都不免驚,黑暗了後出日頭就攏未冷。

O I Ya Na Ya O O Ya Na O Yan
I Ye Ya Na O Yan I Ya Ya Na An

OS Ta Gu Da In Na Na Mai Da Zu Ya Ma Sa Na Mai Zu Ya
Oa Gu Da In Ja Gu Da In

OS[中譯]
又能如伺?既然如此,就摹它如此‧也就這樣!這樣吧!

Lîm Chìn-khun

唱歌的人、懶散農夫、宅宅工程師、戶外運動被玩家,思考著自己在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定位、人生目標及意義。

Gî-lân, Tâi-ôan http://badboy99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