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回家》

十八歲離家後,無論再來要去哪,總是帶著它。

A photo posted by 林進錕 (@badboy99tw) on

十八歲離家後,無論再來要去哪,總是帶著它。

國一轉學前最後一天,從導師手上接過這個行李造型的存錢筒,當下不曉得是什麼含意。回家後,它就一直放在書桌旁的櫃子上。

十八歲那年考上大學準備離家,整理行李時又看到它,拿在手上踮一踮重量,帶著一種即將流浪的心情,順手把它塞進紙箱裡。

經過大學、研究所、當兵、工作,因為阿嬤過世,阿公來家裡住,我的房間變成阿公的房間。和家裡的聯繫也少了,常常回家只是吃頓飯,就急急忙忙地離開,最多最多,也只在客廳沙發睡一晚。

我確確實實在流浪,帶著一袋行李和夢想。

前幾年阿公過世,在我換工作的空檔,短暫地回家住一個半月。十幾年沒有自己的房間,回家的第一天,我把行李放回櫃子上,看著它,看著熟悉又陌生的書桌和床,看著衣櫃裡已經快從我記憶中消失的舊衣服。我在房間呆了一整個下午。

最後我還是離開了,帶著我的夢想,但這次我留下它。

Lîm Chìn-khun

唱歌的人、懶散農夫、宅宅工程師、戶外運動被玩家,思考著自己在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定位、人生目標及意義。

Gî-lân, Tâi-ôan http://badboy99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