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昏的故鄉

中華民國白色恐怖期間,只要你人在海外,曾經主張過台獨、民主、立場偏左、或是被哈佛攝影系的馬英九1照到臉的話,就會被統治者列入黑名單2中,你就不用想回台灣了。所以這些人在海外聚首時,常常會唱起這首歌,抒發思鄉的心情。

黃昏的故鄉是日本曲,從 1940 年左右的皇民化運動3開始,到國民黨執政,台語歌不斷地受到打壓,甚至因為受日本殖民五十年的關係,開始流行日本曲填台語詞的混血歌曲,反而打壓台灣鄉土色彩的台語歌,導致一些人不再創作4

後來的民歌時期我就不說了…

叫著我,叫著我,
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。
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,
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。
孤單若來到異鄉,
不時也會念家鄉。
今日又是會聽見著喔~
親像塊叫我的。

叫著我,叫著我,
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。
懷念彼時故鄉的形影,
月光不時照落的山河。
彼邊山、彼條溪水,
永遠抱著咱的夢。
今夜又是來夢著伊喔~
親像塊等我的。

叫著我,叫著我,
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。
含著悲哀也有帶目屎,
盼我倒去的聲叫無停。
白雲啊~你若要去,
請你帶著我心情。
送去乎伊我的阿母喔~
不倘來忘記的。

Lîm Chìn-khun

唱歌的人、懶散農夫、宅宅工程師、戶外運動被玩家,思考著自己在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定位、人生目標及意義。

Gî-lân, Tâi-ôan http://badboy99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