捏爆柳丁 - 二二八

玩了三年團,留下一首歌。

民國三十六年,二月二十七那晚。
阿嬤的眼淚,沉重的子彈筒。

一時風聲一吹,傳遍了整個台灣。
離鄉的我,不知發生啥。

哪會大家看我,攏是悲傷和失望。
別人做的事情,怎麼都是我來擔。
想要點一枝煙,忘不了這場惡夢。
一個渺小的生命,孤單在這個世界。

這不是我的故鄉啊,我只是跟著時代,讓大海帶來這。
哪裡是我的故鄉啊,無熟悉的口音,孤單的形影。

哪會吵吵鬧鬧,四處攏是鐵仔聲。
跟著人跑,他們說不跑會無性命。
看著你們的親人,躺著在水溝裡。
說不定我的兄弟,也跟他們躺在那。

多少的,母親的囝仔啊。
走過這片土地,有名的、無名的、有命的、無命的。

人們會記得嗎?那些載浮載沉的軀體,好像不曾出現在這個世間。
忘不了,這時代的悲劇,你若愛著母親,別讓血流在這片土地。
人們會記得嗎?那些載浮載沉的身體,好像不曾出現在這個世間。

時代的悲劇。

流過歷史的船隻啊。

Lîm Chìn-khun

唱歌的人、懶散農夫、宅宅工程師、戶外運動被玩家,思考著自己在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定位、人生目標及意義。

Gî-lân, Tâi-ôan http://badboy99.tw